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活着,直奔天堂

★在寄居地分享永恒的爱!★

 
 
 

日志

 
 
关于我

很期望和大家分享我们真实的信仰、真实的生活,和真实的我们,期望与您建立真实的友谊,共同见证那真实而永恒的爱!   “雁过留声”,希望路过这里的朋友们也都能留下你们的足迹。若希望联系站长,您可以写email给我们。

网易考拉推荐

和好记忆体-拥抱圣灵的工作【2012周末阅读报No.44/45】(转载)  

2012-11-04 17:27:19|  分类: 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黃旭榮(校園書房出版社總編輯)

沃弗似乎確信,基督信仰的豐富泉源,可以提供世界各樣問題最好的答案;基督徒學者可以也應該勇敢進入學界,毫不畏懼地本於信仰,與世界最頂尖的學者對話,幫助神所愛的世界更加和諧。



沃弗是誰?

和好记忆体-拥抱圣灵的工作【2012周末阅读报No.44】(转载) - oneship-grace - 熟悉的小屋知名的美國福音派雜誌《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1999年二月八日的那一期,罕見地以五位神學家的肖像作為封面,標題是:「要與你對話的新神學家」,這五人是:范浩沙(Kevin Vanhoozer)、賴特(N.T.Wright)、海斯(Richard Hays)、女性神學家愛倫?嘉莉(Ellen Charry),以及沃弗(Miroslav Volf),似乎在預告未來重要的幾位福音派神學家。十多年後再來審視這五位神學家,似乎不中亦不遠矣。

那一年,沃弗同時收到杜克大學、耶魯大學、和德國海德堡大學三所神學院的邀請,前去擔任神學教席。這可能是史上第一遭,一位福音派神學家同時被這三所學校聘為教授。最後,沃弗選擇了耶魯大學,因為他認為那裡有最多的機會,接觸世界各地的聽眾。

五位當中,杜克大學神學院的海斯(Richard Hays),是《基督教新約倫理學》(校園出版)作者,他的呼召是面向教會及信徒,而沃弗的呼召卻是面向社會與大眾文化,這也是他離開富勒神學院,轉到耶魯大學任教的原因,他要向世界傳講基督真理。

和好记忆体-拥抱圣灵的工作【2012周末阅读报No.44】(转载) - oneship-grace - 熟悉的小屋正如去年他最新出版《A Public Faith:How Followers of Christ Should Serve the Common Good》一書的核心概念,沃弗認為:

基督徒對於外在文化,不是要將它全然改變,也不是與之妥協,乃是以『分別而不離開』的態度來參與所有的層面,加以變化或顛覆,目的則為追求眾人的福祉;基督徒必須不斷把不同的價值觀與作法注入文化中;例如,飲食方面,當把重點從自我享受改成分享,家居生活方面,不妨讓客廳大而臥房小,著重接待外人;對於社會上不公不義的現象,則努力加以廢棄」。(註1)

沃弗似乎確信基督信仰的豐富泉源,可以提供世界各樣問題最好的答案;基督徒學者可以也應該勇敢進入學界,毫不畏懼地本於信仰,與世界最頂尖的學者對話,幫助神所愛的世界更加和諧。

沃弗在1996年發表他的成名作品《擁抱神學》(Exclusion and Embrace),2001年獲邀於聯合國第十六屆國際早餐祈禱會上,以「從排斥到擁抱—和好的省思」為題發表演講。2002年這本書榮獲路易斯威勒大學葛拉夫麥爾宗教類獎,似乎在在顯明他的理念與呼召的兌現。

為什麼沃弗會強調參與公共領域的信仰呢?這跟他的出身背景很有關係。

種族清洗

和好记忆体-拥抱圣灵的工作【2012周末阅读报No.44】(转载) - oneship-grace - 熟悉的小屋沃弗祖籍克羅埃西亞,九○年代仍屬南斯拉夫共和國,塞爾維亞狂人米洛塞維奇(Slobodan Milo?evi?)以「種族淨化」的方式試圖阻止聯邦解體,造成數十萬人死亡,數百萬人無家可歸的悲劇。由於塞爾維亞人主要信奉東正教,克羅埃西亞人信奉天主教,波希尼亞人則以伊斯蘭教為主,米洛塞維奇鼓動民族情緒,挑起宗教矛盾,在賽拉耶佛發動族群鬥爭,繼而以種族肅清方式殘害克羅埃西亞人。

沃弗在1983年應召入伍,當時南斯拉夫仍是共產黨主政,由於沃弗曾經留學西方,又娶了個美國妻子,政府懷疑他是美國中情局的間諜,在軍中的那一年,大多數袍澤都參與監視他,一位葛上尉則多次多方地審問、威脅他「招供」。

這樣的出身背景,理論上應該造成一個憤世嫉俗的憤青,沒想到沃弗卻反而高倡和好的信息,而且不只在教會界,更是在學術界、國際間努力宣揚,希望促成族群的和諧,宗教的對話;正因他這獨特的背景,引起大家的注目,也正可以解釋他為何面向世界,提倡公眾神學。(待續)

***
《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1999年二月八日期
註1:《恩福》雜誌,2012/01,p.7



擁抱神學

莫特曼沃弗師承德國杜平根大學「盼望神學」大師莫特曼(Jürgen Moltmann),莫特曼在「十字架在屬世生活裡的含義」貢獻卓著,其主旨可以用「休戚與共」來表達,也就是說,基督在十架上受的苦,不僅是其個人受苦,也是「窮人與弱者受的苦」,耶穌透過身體和靈魂與他們連結,為他們分擔,強調的是基督與受害者連結。

沃弗進一步要闡明的主題是──「為加害者贖罪」,他認為加害者若沒有從欺壓行為所犯下的不公中得到釋放,受害者往往成為加害者,因而落入暴力報復的循環;沃弗在十字架的亮光中,看到基督是同時擁抱受害者與加害者的神,「當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基督就為我們死,且死在在十架上」,神接納敵對的人進入神聖的交通,乃是人類彼此之間關係的模範。

和好记忆体-拥抱圣灵的工作【2012周末阅读报No.44/45】(转载) - oneship-grace - 熟悉的小屋當沃弗高喊──「受害者也需悔改 」、「擁抱加害者」,著實令人吃驚,難道他在提倡一種無需悔改的「以德抱怨」,受害者的冤屈與公義要如何得到保障?沃弗當然知道這些疑惑,但他在《擁抱神學》中,成功且精闢地論證:基督受難的兩個面向,克服人類冤仇的捨己之愛,以及在自身內挪出空間接納疏離的人類。

在《擁抱神學》的第三章(p.222),討論到如何正確地記憶或遺忘加害者的惡行,這世界要人們牢牢地記住惡行,好讓人類不會重蹈覆轍,但若是在永恆中,我們永恆地記得受害或加害的記憶,怎能獲致真正的和好?我們不是會在永恆中仍然受盡折磨?也許限於篇幅,沃弗作了一個簡要的結論:「我們現在牢牢記住,為的是屆時可以遺忘;我們屆時遺忘,為的是毫無保留地來愛。」過了十年,他又出版了《記憶的力量》(The End of Memory: Remembering Rightly in a Violent World),深入地闡述遺忘與饒恕的關係。

記憶的力量

和好记忆体-拥抱圣灵的工作【2012周末阅读报No.44/45】(转载) - oneship-grace - 熟悉的小屋《記憶的力量》的開始,沃弗提出一個原創性的問題:「當人試圖愛加害者時,要如何用正確的方式記住對方的惡行?

他的恩師莫特曼如此評論這本書:「沃弗巧妙地結合他個人在南斯拉夫服役時所遭遇的不公審問,並且探究心理學的觀點與神學反思……,本書充滿驚人的新奇和令人信服的洞見。」沃弗強調若冤屈不被遺忘,就永遠得不到饒恕,甚至還會引起更深的憎恨。但他也沒有輕看草率遺忘的危險,草率遺忘與過度記憶帶來的問題一樣嚴重。

沃弗的解決方案有兩個:十架救恩終末的遺忘。透過十架,記得自己不僅是受害者,也是個加害者,免得我們自義,我們一樣需要被饒恕,而上帝已不復記得我的罪行,我也當無條件以恩慈待人。

沃弗說:「只有在十字架底下,我們才能正確地記憶。」但是願意饒恕,卻永恆地記得傷害,如何能真正地擁抱?沃弗相信,終末的審判是一場恩典的審判,罪行將被揭發,罪人會被審判、悔改、與轉化,而後受害者與加害者都會「不再記得」,不是從人的記憶中強行銷除記憶,那將會損害人格,而是像上帝「看哪!我造新天新地,從前的事不再被紀念,也不再追想。」(賽六十五17,18),不復記憶冤屈與殘暴,而能永遠地互相擁抱。

在聖靈裡工作

和好记忆体-拥抱圣灵的工作【2012周末阅读报No.44/45】(转载) - oneship-grace - 熟悉的小屋至此,我們可以看出沃弗之所以受到矚目,不僅在於他的神學思考總是帶著原創性與開創性,他總能在似乎已經到了思辯的盡頭,還能闢出一方園地。更令人動容的是,他那悲天憫人的胸懷,總想著耶穌「既在十字架上滅了冤仇,便藉這十字架,使兩下歸為一體,與上帝和好了」。

《在聖靈裡工作》(Work in the Spirit: Toward a Theology of Work)是他較早期的著作,仍然是因對人的關懷而開始的神學反省。

沃弗觀察到資訊時代,人的工作本身及工作環境常常是非人性化的,現代人的工作常是變動的,不像農業時代,人的工作是子承父業,單一而穩定,而改教家的職業呼召觀,到了現代資訊社會,反而成為信徒的困惑,如果工作很無聊,缺乏人性,可不可以換工作?工作與我的信仰有何關係?只是為了餬口嗎?

就像《擁抱神學》般,沃弗具創意地提出他的洞見:聖靈論工作神學,當大家辯論著甚麼是聖靈的恩賜?沃弗卻認為基督徒的一切活動基本上都具有恩賜的本性。因此,基督徒在地上的工作是在聖靈裡的工作,必須是為與上帝同工,當需要轉換工作時,是為了投射出新的創造。召命是單一的,但恩賜是多元的,如此就可克服過去改教家,將召命等同工作的侷限,帶給現代工作者一種新的、自由的思維。

今秋,我們將迎接大師的到來,於11/17、11/19兩天,為我們開講「聖靈與工作」與「記憶、饒恕與擁抱」,一定能幫助我們開拓更寬廣的工作觀,正確地記憶與遺忘,好能在盼望與自由中更完全為主而活。(全文完)

(本文首刊於基督教論壇報2012年十月27~30日期)

  评论这张
 
阅读(3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