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活着,直奔天堂

★在寄居地分享永恒的爱!★

 
 
 

日志

 
 
关于我

很期望和大家分享我们真实的信仰、真实的生活,和真实的我们,期望与您建立真实的友谊,共同见证那真实而永恒的爱!   “雁过留声”,希望路过这里的朋友们也都能留下你们的足迹。若希望联系站长,您可以写email给我们。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一位杰出译者的凋零——追念我的公公赵中辉牧师》  

2011-05-11 12:53:42|  分类: 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位杰出译者的凋零

——追念我的公公赵中辉牧师

锺越娜

公公走了。我对他的悼念,不仅是出于晚辈对一位敦厚长辈的孺慕之情,也是一个专业译者对一位翻译界老将凋零的感怀。其实我初嫁入赵家的时候,已经略闻公公在神学界和翻译界的名声,当时就先入为主地认为,他一定是个很严肃的学者。但做了他三十二年的媳妇,让我有机会看到他人性的一面,也有幸成为他在翻译界的同行。我对他的认识能够同时跨亲情与文字两个领域,确实是神给我的特殊机缘和福分。

大约二十年前,道生神学院邀请我与公公,在台北合教一门开放给社会大众选修的翻译课。当时我只有三十多岁,入翻译一行没有几年,而公公七十多岁了,经验老到;我们翁媳二人,一个老将一个新手,就搭配着把这门课推了出来。我们轮流每人教六个星期,学生很快就发现我们之间的差异。我喜欢大谈理论,滔滔不绝,而公公比较注重实务演练,花很多时间带着学生翻译,一个字一个字推敲。我觉得那种师父领徒弟的方式好像土法炼钢,太传统,太枯燥了。可是二十年之后的今天,我再度教翻译课时,却发现自己也采用了同样的方法。事实说明,花俏的理论只是动听,真要翻译得好,就得先练基本功。公公的方法还是对的。

二十多年来,作为他的媳妇,我得以近距离观察一位真正译者的风范。我的公公无意中在点点滴滴的日常生活里,为一个翻译界的后生树立了榜样。若分析他成为一个杰出翻译者的原因,可以归纳成四点:

一.有使命感:公公将翻译当作呼召,和全时间的服事。他视自己为传道人,一位文字传道人,这在中国基督徒当中,算是一位先锋。不仅在他那一代,即使现今,真正以翻译或写作基督教作品为全职事奉的中国基督徒也是麟毛凤角。他用一只笔,默默地耕耘了半个世纪,翻译八十多本书,编译了一百多集《信仰与生活》杂志。若不是有极深的使命感,必然是难以为继的。他曾对我提到锺马田的名言——“蒙召传道,是世上最崇高的呼召”,并且加上一句“不论是用笔、用口传道,都是一种宠召。世上还有什么职业堪与其相比?”这番话在我日后服事遇到拦阻和困境时,曾屡次为我带来安慰和鼓励。

二.有专业精神:因为负有使命感,翻译不再是一份工作,而是一项终身的职志,所以他看重自己手中的一只译笔,下笔时戒慎戒惧,毫不马虎。记得公公曾对我引用Gilbert Highet过的一句话,A badly written book is only a blunder. A bad translation of a good book is a crime” ——「一本书写得不好,只不过是个错误;一本好书翻得差劲,可就罪过了。」这是强调一个译者的社会责任。这句话成了我经常的提醒,也标识了公公一生从事翻译工作所秉持的原则。我看过他为了一个神学名词的中文翻译,而上穷碧落下黄泉地搜索,不找到满意的译名绝不轻易罢休。这种向读者负责,向作者负责,向神负责的自我期许,在现今这个追求急速利益与报酬的世代,更显得弥足珍贵。

三.有异象: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共产主义和新派神学当道,刚刚从神学院毕业,开始牧养教会的公公目睹当时基督教界瀰漫的风气,难免感到忧心。他认识到,要抵挡这股足以腐蚀,甚至翻覆中国教会的狂潮,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提供纯正的神学教义。但中国本土神学家不论在人数与素质上,都远远无法满足个需要。于是他立志将有几百年历史的西方世界丰厚神学资产,介绍给中国教会。改革宗翻译社的成立,就是这个异象下的产物。也许在人看来,以他一人之力,难挽狂澜,但他一方面用译笔忠心地守住这个异象,一方面成立翻译团契,栽培新血。四十多年下来,透过源源不断出版的神学作品,改革宗神学逐渐在华人世界生根,起了引导教会思潮的作用。

四.有风骨:有人说,翻译是为人作嫁裳,因为译者摆上的一切努力,不是为展示自己的思想和才华,而是打扮别人的作品,将作者以最体面、最容易被人接受的方式推介给读者。作为桥梁的译者,必须耐得住寂寞,舍得下对名气,对光环的眷恋。公公一生不求闻达,不计得失,潜居斗室,默默耕耘。他让我想到施洗约翰在旷野为基督预先铺路时,那种“祂必兴旺,我必衰微”的谦卑态度。这种不求自己的曝光度,知名度,只求原作者的信息透过自己发光发热的恢弘气度,是每一个译者都应该有,但不一定具有的质素。

过去十年,我们经常听一些传道人或信徒说到,他们在灵命成长的过程中,曾经如何受到公公所译神学书籍的滋养和启发。特别是过去这些年,我和外子享恩因为事工的缘故,频频出入中国。几乎每到一地,都有人提及这些作品如何在艰困枯涸的年岁,喂养他们的灵魂,帮助家庭教会神学体系的建立。如今改革宗神学已在大陆许多乡村和城市教会成了主流神学。好几次有人问道,赵老牧师可曾晓得他今日在大陆基督徒当中名气有多大,影响有多深。根据他过去十年身体的健康状况,恐怕他对此所知有限。有人为他惋惜,但我们认为,他是否知道已经不重要了,毕竟“扬名于世”从未在列他的生涯规划中,也不是他事奉的目的。重要的是,他为华人教会留下了丰富的文字遗产。

一个人在世生命的价值,不是看他为自己赚得了多少,而是看他为别人留下了多少。在他走了这一遭之后,世界有没有因他曾在此驻足几十年,而有了改变,变得更好?我的公公赵老牧师一生用他的信息,用他的笔,触摸到的生命无以计数,我相信这个世界因着他曾走过而不同了,中国教会不同了,许多人的生命也不同了。这是他留下的传奇。放眼望去,中国教会还有一段遥远曲折的成长之路,但愿神兴起更多像他这样的忠心仆人。作为一位译者,我也盼望看见更多有使命感,有异象,有专业精神和风骨的译者兴起,接续公公赵牧师留下的未竟之业,为华人教会高举纯正神学的旗帜。


(由莫非老师代为联系,本文承蒙作者钟越娜姊妹允准在此个人博客转载,谨此致谢!)


创文网站www.gcwmi.org

莫非不朽的传说http://blog.sina.com.cn/gcwmi

一杯的阅读笔记http://blog.sina.com.cn/1cupreading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